浮世繁若梦

十年一瞬如沧海,谁人还逝藏海花

不给糖就捣蛋!!!

万圣节快乐鸭!!!发颗糖!!!




       我是在刷朋友圈的时候,发现今天是万圣节的。


       秀秀在朋友圈晒了自己的万圣妆,凌厉的美艳,这丫头长得越发好看了,妖精本妖啊!我由衷赞叹,继续往下刷着朋友圈。然后就是一溜烟的晒妆晒糖,震惊又懵逼的我望了望天边飞过的归鸟,突然觉得自己真的老了,现在年轻人都这样玩儿了吗?


       我看了眼时间,下午四点。小哥应该还有一会儿才到家,胖子进城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现在的我还有时间准备一下吓一吓他们,但是以闷油瓶的条件反射,可能会在我跳出去的第一刻,把我踹到墙上。想到这,我就背脊一凉,打消了这个念头。思前想后,我发了条朋友圈:不给糖就捣蛋,再加上一张表情包。


       十分钟后,我看到了不少的赞和评价:


       小花:订单下好了,你记得收一下。


       呵,资本主义大毒瘤。我贫穷地叹了口气。


       黑瞎子:一日为师 终身为父,逢年过节,记得孝敬爸爸!


       胖子:你想吃的不是糖。


       秀秀:拒绝狗粮。


       苏万:师兄,你已经不是三岁小孩了!


       黎簇:你已经是个大孩子了,应该学会自己买糖。


       张海客:族长今年回来吗?


       刘丧:你又想对我男神做什么???




       我???这群人怎么回事???我还什么都没干啊???刘丧我怎么还没有屏蔽呢???


       我正准备拉黑他,转眼一想,又放弃了,反正隔着网线他又打不着我。


       看了一眼手机,我发现闷油瓶点赞了。我等了一会儿,发现他没有回复。难过,作为我的亲对象,我很想看看他的回复的。


       晚饭快要做好时,闷油瓶回来了。开门的那一刻,我看到夕阳阴影下他模糊的面容,天边霞光灿烂,他镀着一层红金色从明亮中走来,屋子瞬间亮堂起来。


       这场景我以前想过很多次,后来也见过很多次,但我依旧觉得恍惚。像在梦里那样,我看不清他的脸,可我觉得他在看着我,那样静默无声的看着我,这个梦我做了十年,现在它终于不是梦了。


        我冲他笑了笑,喊道:“小哥,吃饭了。”


        “嗯。”


        他打开了灯,看着我,黝黑的眸子有些碎光,这让他看起来分外温暖。突然,他问道:“你想吃糖吗?”


        我愣了一下,随即笑道:“不给糖就捣蛋!”


        他摸了摸自己的口袋,做出一副有点为难的样子:“没有。”


        然后一本正经地道:“你还是捣蛋吧!”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我看到闷油瓶破天荒的发了条朋友圈:


        糖很甜。 @吴邪


       


       


       


       


        


        


        


        


       


       


      


        


       

一个小甜饼

    入夏后,雨村天气越发湿润,再加上台风影响,下雨的日子也越来越多,时不时来个雷阵雨,打得在外游荡的我们猝不及防。
    经历几次惨痛教训后,我们都习惯性的出门带伞。不过,在打伞这件事上,我发现闷油瓶有个特殊习惯。
    上次我和闷油瓶上山,回家途中下起了雨,我和他都带了伞,并排走回家。同样打着伞,回到家后却去发现他身上有半边都湿了。
    闷油瓶换衣服出来后,我递给他一杯热水,问道:“小哥,你伞有问题?”
    闷油瓶默默接过水,一饮而尽,看着我摇摇头。
    我摸摸头,有些莫名其妙,那是怎么回事?
    经过我的多次观察,我发现闷油瓶打伞打得比我们高一些,所以他总会被打湿。
    因此,第二次,我问他:“小哥,你打伞为什么打这么高?”
    闷油瓶停顿了一下,看向我,似乎想说些什么,良久才道:“应该的。”
    “???”我一脸懵逼,不是很懂这位爷的解释。而这位爷似乎觉得自己解释到位了?
    好奇心驱使着我思考这件事,于是我问了问胖子:“胖子,你知道小哥为什么打伞这么高吗?”
   “什么?”胖子看了我一眼“小哥打伞怎么了?你连他这个也关心?”说完露出一个悲允的眼神,道:“天真,你双标也太严重了吧?我伞坏了你知道吗?”
    胖子伞坏了?这我还真不知道。我想了想,挥挥手:“多大点事儿,赶明给你买一把!”
    胖子翻了个白眼,在一旁念念叨叨。
    唉?不对?怎么话题偏了?我又戳戳胖子:“小哥打伞为什么这么高啊?”
    胖子转了转眼珠,思索道:“小哥打伞么?这个问题我还真没注意过,小哥一直都走我后面的,我也看不到他怎样打伞的?唉?你是怎么看到他打伞的?”
    我是怎么看到他打伞的?他站在我旁边,你说我怎么看到的?我在内心怒喊。看来胖子也不知道。
    时间一长,我便发现,闷油瓶和我一起走时,伞总要撑得高一些,也经常被打湿。而和胖子走时,伞是正常高度。
    我一直很好奇,但我再也没有问过他,我总觉得闷油瓶不会告诉我的。
    直到有一天,我刷知乎,看到一个问题,心中顿时一亮,仿佛有一团小火苗燃了起来。
    我一直很清楚自己的心意,我对闷油瓶的感情。但这个回答,我总觉得是一种暗示。因此,我决定试一试。
    又一次和闷油瓶上山,突然又下起了雨。我看着闷油瓶,真诚地道:“小哥,我没带伞,我们挤一挤吧!”
    我看见闷油瓶的眼里闪过一丝诧异,然后他点了点头,把伞举到了我的头上。
    然后我们就在那把并不是很大的伞下挤回了家。虽然我们俩都被打湿了,但闷油瓶看起来似乎很高兴。
    此后,我就给闷油瓶就买了把更大的伞,然后再也没带过伞了。

—————————————————
那个知乎问题
什么时候感觉自己被撩到?
——和朋友一起打伞时,我问他你为什么把伞打这么高,他说怕伞打到我。

和人工智能玩读心术,本来想的是小哥,但就说他不对,然后,阅读理解就超纲了。。。

817贺文2

小黄鸡的故事 真相
1
    吴邪喜欢小黄鸡,这是张起灵的一贯认知。
    这件事又得从另外一天说起,那天,张起灵和吴邪又一次进县采购。
    临近佳节,县里很热闹,人来人往,叫卖声此起彼伏。
    吴邪和张起灵艰难地穿梭在人群中,快要到出口时,却被挤到一个莫名的角落。
    吴邪喘了口气,无奈地对张起灵道:“小哥,我们稍微等等吧!”
    张起灵点点头,问道:“还好吗?”
    吴邪嘿嘿一笑:“没事,只是挤得太久了,休息一下就行了。”
    张起灵再次看他时,吴邪正聚精会神看着一个地方。
    他的目光很清澈,晕染着笑意,嘴角勾起温暖的微笑。
    那一刻,时间仿佛从未流逝,他还是当年那个天真无邪的小青年。
    张起灵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是个卖鸡仔的大娘,面前有一篓的小鸡,毛茸茸的探头探脑,叽叽喳喳叫个不停。
    吴邪像是想起什么似的,笑着摇摇头,转头看向张起灵,道:“我们走吧!”
   “不要吗?”
   “算了吧!人太多了,带不走。”吴邪摇摇头,牵着张起灵就走了。
    张起灵回头望了那篓小黄鸡一眼,默默跟紧了前面的人。

2
    某一天,张起灵和往常一样钓完鱼回家,走在路上时,正巧碰到村口一个大爷再搬一篓小鸡仔,他突然想起了什么,然后买下了这一篓的鸡。
    然后吴邪和胖子看到的就是张起灵面无表情搬了一篓小黄鸡的诡异画风。
   “没想到小哥竟然喜欢这毛茸茸的玩意,哈哈哈哈,口味挺独特啊!”胖子戳戳吴邪“你知不知道啊!”
    吴邪白了胖子一眼,笑道:“我哪知道,不过得好好看着这些玩意,万一不小心弄死了,小哥杀了我们怎么办?”
    胖子无语道:“大哥,杀的也只有我好吧!”
    。。。。。。
    后来张起灵就全职承包了这些鸡仔的衣食住行,仿佛当儿子养似的,不见一只还要跑好远找回来。
    胖子也失魂落魄地打消了吃鸡的念头。

3
    吴邪躺在凉椅上晒太阳,张起灵难得的在他旁边发呆。
    吴邪看了一眼奔跑的母鸡,眼见的小鸡仔都长成这么大个了,他赞叹道:“小哥,你养鸡技术真好,又大又肥,一定能卖个好价钱。”
    张起灵淡淡看向吴邪。
    吴邪愣了一下,糟糕,哪有要把别人儿子卖了的!于是,连忙补救道:“呃……小哥,我的意思是……这只鸡一定很好吃……”
    说完吴邪就后悔了,他娘的,怎么越扯越麻烦“……呃……小哥,你听我解释……”
    张起灵眯了一下眼睛,伸手揉了揉吴邪的头。
    “……”

4  
    于是,第二天晚上,张起灵就炖了一锅鸡汤。。。。。。

                                  
   
   
   
   
   

817贺文1

呃。。这是我第一次写文,只是个小日常,文笔渣,大家就不要嫌弃啦!

小黄鸡的故事
    今天发生了一件匪夷所思的事。
    其实是一件很平常的事,但发生在闷油瓶身上,让我和胖子都有些莫名其妙。
    事情要从上午说起,我和胖子今天出门采购,忙到晚上才慢悠悠的到家,还没进门呢,就闻到一阵阵饭香。
    我和胖子面面相觑,胖子惊恐道:“不好,家里进贼了!”说完就往里跑。
    我心道,怎么可能呢?小哥在里面呢,难道是小哥要挟贼,做了一桌饭?真是太有良心了!然后也跟着跑了进去。
    小哥不会做饭,这是我们公认的史实。这闷油瓶子经常早出晚归,刚好踩着饭点回来,我常常怀疑他是故意的。平时碰到做饭,也都只是打个下手,没有亲自上阵。
    一定是做饭太难吃了,我和胖子一致认为。所以,也从来没问过叫过他做饭。
    因此,看着一桌的饭菜,而四周没有贼,只有发呆的小哥时,我被震惊了!
    真是这闷油瓶子做的!他娘的,感情这丫还有这装逼技能!
    我内心一边吐槽,一边坐下。胖子早就大大咧咧开始吃了。
    “小哥,这些……都是你做的?”胖子含糊不清地问道。
    小哥默默看了我一眼,嗯了一声,然后递过来一碗汤。
    内心第二次震惊!这竟然是一碗鸡汤!
    胖子抬起头,复杂道:“这不会是隔壁那大妈的鸡吧!”
    闷油瓶摇摇头,眼中闪过一丝迷惑:“我们家的。”
    内心第三次震惊!
    这闷油瓶子竟然炖了比他儿子还亲的小黄鸡!想他对这些鸡可好了,好到让我看着都有些嫉妒。
    我开始努力思考,今天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大事,还是什么特殊日子。
    一块鸡肉被夹到了碗里,我听到闷油瓶无奈地说:“吃饭。”
    我回过神,冲他笑笑,管他什么日子呢!我们都在,就是好日子!